主页 > 汽车资讯 >

第二批重点监控目录难产地方和国家卫健委博弈不止

发布日期:2021-12-30 01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黑龙江省和山西省卫健委先后印发了《第二批重点监控药品目录遴选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省内二级以上公立综合医院上报重点监控药品名,明确将截止日期限定在

  山西省直接点名了白求恩医院、山西省人民医院、山西省煤炭中心医院等五家医院,并规定:未提交目录的医院将被全省通报,未来3年还要划进“合理用药重点监管单位”进行重点督查。

  早在今年9月,国家卫健委就下发了第二轮重点监控药品目录调整工作的文件,但像山西和黑龙江这样,未上报数据的省份可能还有。国家卫健委只得“督工”,将上报截止日期限定在2022年1月7日之前。

  “重点监控目录”的杀伤力远远大于集采,列进这个目录的几乎就要被直接踢出医保。2019年,国家卫健委颁布了第一批目录,康恩贝、双鹭药业等药企随后元气大伤。

  对于第二批重点目录,国家卫健委态度变得谨慎起来,不仅目录迟迟不出,而且强调要各省报送,力求客观详尽。如今4个月快要过去了,千里之行还没迈出第一步,也难怪国家卫健委开始着急。

  9月21日,新医改“带头”省份福建率先发文,要求各医院在10月10日前完成重点监控药品筛选,并上报福建省卫健委。11月,青海省也启动了遴选工作,规定各医院在推荐30个重点监控品种之外,同时需上报过去一年院内辅助用药、中药注射剂等7类药品使用金额前30位的名单。

  从这份重点监控目录可以看出,抗生素、质子泵抑制剂、营养药是监控重点,白蛋白等用量较大的品种也被列入。

  有趣的是,30个药品中,奥美拉唑、紫杉醇、吉非替尼、甘精胰岛素等多个产品均已进入国家集采。抗肿瘤类的明星产品贝伐珠单抗也赫然在列。中康数据显示,贝伐珠单抗的市场规模有望达到百亿元左右。

  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目录其实全部是辅助用药,国家卫健委和医保局操作起来也相对简单。目录发布后的两个月,国家医保局就将8个品种调出医保,包括长春西汀、鼠神经生长因子、骨肽等。这8个品种在2018年的市场规模接近220亿元。

  但是,第二批重点监控目录可能会涉及大量常用药、集采用药、高价抗癌药,会不会像第一批目录一样,未来被踢出医保?

  事实上,按照卫健委规定,各医院在筛选重点监控药品时需依据临床价值及规范、使用现状、使用金额等因素进行综合比对,然后推荐出排名前30的药品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“临床用量大”可能成为主要的评判标准。

  例如上述提到的贝伐珠单抗。截至今年12月初,东曜药业和复宏汉霖两款生物类似药获批上市,国内贝伐珠单抗达到9款,单价较高,竞争也很激烈,是业内集采呼声很高的生物类似药。

  这样的品种如果上报国家卫健委,是否会被列入国家级重点监控,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。

  挤压医保基金、临床不合理用药泛滥,第一批重点监控目录的出台其实是大势所趋。

  设立重点监控目录的初衷,是将一些品种排除出医保,为疗效好的创新药腾出空间。因此不可避免的,“使用金额大”成为重要原则。而且,辅助用药本身存在带金销售和疗效“黑箱”的空间,打辅助用药业内都无可挑剔。

  但是第二批目录,如果按国际卫健委所说,要列入抗癌药、抗感染药等品种,如果还是看重使用金额这条标准的话,其合理性要被画上问号。

  尤其是,在部分省份披露的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销售情况中,排在前列的其实大多是主力治疗类用药。健识局比对福建省近半年公布的月销售额排名前20的药品名单后发现,罗氏的注射用曲妥珠单抗、贝伐珠单抗注射液,拜耳的利伐沙班片,赛诺菲的甘精胰岛素等持续登榜。

  而浙江省一年一更的药品销售排名目录也是类似情况,多数公示药品不仅都已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。就连作为前20名中唯一入榜的中成药百令胶囊,其同类产品百令片也在前不久被划进了中成药集采名单。

  这些品种都是未来的潜在集采产品,如果此时被重点监控,今后如何协调?这就好比一个难解的莫比乌斯环,令人头大。

  而且,业内一直关注中成药是否被“重点监控”。在第一批重点监控目录出台之后,各省、甚至是医疗机构仍在陆续增补重点监控品种多达200余个,参芪扶正注射液、胎盘多肽注射液、谷红注射液等中药注射液成为各省关注的重点。

  国家卫健委一直未将中成药、中药注射液列入上报品种。这些品种这是否符合“临床使用合理性”、“使用金额”等原则,也值得商榷。